落絮无声春堕泪,行云有影月含羞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 浣溪沙·门隔花深梦旧游拼音版 吴文英诗词_城南实验中学

落絮无声春堕泪,行云有影月含羞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宋朝吴文英的《浣溪沙·门隔花深梦旧游
原文翻译:
门隔花深梦旧游。夕阳无语燕归愁。玉纤香动小帘钩。
落絮无声春堕泪,行云有影月含羞。东风临夜冷于秋。
浣溪沙·门隔花深梦旧游拼音版
mén gé huā shēn mèng jiù yóu 。xī yáng wú yǔ yàn guī chóu 。yù xiān xiāng dòng xiǎo lián gōu 。
luò xù wú shēng chūn duò lèi ,háng yún yǒu yǐng yuè hán xiū 。dōng fēng lín yè lěng yú qiū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吴文英的诗词大全

《解蹀躞·醉云又兼醒雨》 《琐窗寒·玉兰》 《醉桃源(荷塘小隐赋烛影)》 《醉桃源·赠卢长笛》 《八声甘州(和梅津)》 《虞美人影·咏香橙》 《八声甘州(姑苏台和施芸隐韵)》 《应天长(夷则商吴门元夕)》 《高阳台(丰乐楼分韵得如字)》 《点绛唇(和吴见山韵)》 《木兰花慢(重游虎丘)》 《玉烛新·花穿帘隙透》 《沁园春·送翁宾旸游鄂渚》 《宴清都·秋感》 《杏花天·咏汤》 《扫花游·送春古江村》 《尉迟杯(夹钟商,俗名双调赋杨公小蓬莱)》 《柳梢青(题钱得闲四时图画)》 《谒金门(和勿斋韵)》 《惜黄花慢·菊》 《诉衷情·秋情》 《醉桃源·芙蓉》 《点绛唇·试灯夜初晴》 《双双燕·小桃谢后》 《十二郎·垂虹桥》 《凤栖梧·甲辰七夕》 《还京乐(黄钟商友人泛湖,命乐工以筝、笙、琵琶、方响迭奏)》 《夜合花·自鹤江入京泊葑门外有感》 《瑞鹤仙(赠丝鞋庄生)》 《乌夜啼(桂花)》 《水龙吟(云麓新葺北墅园池)》 《水龙吟(癸卯元夕)》 《浣溪沙·琴川慧日寺蜡梅》 《扫花游·西湖寒食》 《一翦梅(赋处静以梅花枝见赠)》 《朝中措(赠赵悔壑)》 《声声慢·咏桂花》 《惜秋华·七夕前一日送人归盐官》 《一翦梅(赠友人)》 《祝英台近(上元)》 《法曲献仙音(放琴客,和宏庵韵)》 《青玉案(重游葵园)》 《点绛唇·试灯夜初晴》 《风入松·听风听雨过清明》 《朝中措(闻桂香)》 《荔枝香近·送人游南徐》 《柳梢青·与龟翁登研意观雪怀癸卯岁腊朝断桥并马之游》 《金缕歌·陪履斋先生沧浪看梅》 《浣溪沙(题史菊屏扇)》 《宴清都(寿荣王夫人)》 《烛影摇红(麓翁夜宴园堂)》 《扫花游(赠芸隐)》 《西江月·赋瑶圃青梅枝上晚花》 《烛影摇红·越上霖雨应祷》 《风入松·麓翁园堂宴客》 《祝英台近·除夜立春》 《齐天乐·与冯深居登禹陵》 《探芳信(麓翁小园早饮,客供棋事琴事)》 《解蹀躞·醉云又兼醒雨》 《极相思·题陈藏一水月梅扇》 《乌夜啼(题赵三畏舍馆海棠)》 《大酺(无射商荷塘小隐)》 《花心动·柳》 《唐多令·惜别》 《点绛唇(有怀苏州)》 《醉桃源(会饮丰乐楼)》 《新雁过妆楼(夹钟羽)》 《高阳台·落梅》 《永遇乐·乙巳中秋风雨》 《丑奴儿慢·麓翁飞翼楼观雪》 《凄凉犯·重台水仙》 《玉漏迟·瓜泾度中秋夕赋》 《杏花天·咏汤》 《澡兰香·林钟羽淮安重午》 《解语花·梅花》 《探芳信(贺麓翁秘阁满月)》 《宴清都(连理海棠)》 《风入松(寿梅壑)》 《金盏子·赋秋壑西湖小筑》 《花犯·谢黄复庵除夜寄古梅枝》 《洞仙歌(方庵春日花胜宴客,为得雏庆。花翁赋词,俾属韵末)》 《尾犯(黄钟宫赠陈浪翁重客吴门)》 《婆罗门引(郭清华席上为放琴客而新有所盼,赋以见喜)》 《浣溪沙·题李中斋舟中梅屏》 《玉楼春(和吴见山韵)》 《烛影摇红·元夕雨》 《瑞鹤仙(赠道女陈华山内夫人)》 《思佳客·闰中秋》 《瑞鹤仙(饯郎纠曹之岩陵)》 《西江月(丙午冬至)》 《凤栖梧·甲辰七夕》 《瑞鹤仙·秋感》 《思佳客·迷蝶无踪晓梦沉》 《烛影摇红(饯冯深居,翼日,其初度)》 《江神子·送翁五峰自鹤江还都》 《霜叶飞(黄钟商重九)》 《江神子(李别驾招饮海棠花下)》 《永遇乐(林钟商过李氏晚妆阁,见壁间旧所题词,遂再赋)》 《夜游宫·竹窗听雨》 《三姝媚·过都城旧居有感》

浣溪沙·门隔花深梦旧游注释

门隔花深:即旧游之地,有“室迩人远”意。“梦旧游”,犹“忆旧游”,梦魂牵绕却比“忆”字更深一层。夕阳:连“燕”,用刘禹锡“乌衣巷口夕阳斜”诗意。燕子归来,未必知愁;但人既含愁,觉燕亦然。且人有阻隔,而燕没遮拦,与上句连;就上片结构来说,又只似一句插笔。此句写人,初见时搴帘的神态,只轻轻一点,记旧游景况,接第一句。写春夜月色朦胧,杨花飞舞,柳絮无声地飘漾,好像春在堕泪;云彩移动,时时遮月,仿佛有影,好像月在含羞。因联想美人,作此比喻,怀人之感即在言外。“行云”字面虽出《高唐赋》,这里既在写景,自可作一般的解释。东风料峭,入晚添寒是实情,但春天秋天的感觉,且似乎比秋天还要冷些,这就带有情感移人的作用。仍以景结,而情自见。薛道衡《春和月夜听军乐厅诏》“月冷疑秋夜”,柳宗元柳州二月榕叶落尽偶题》“春半如秋意转迷”,韩偓惜春》“节过清明却似秋”,均可参看。

浣溪沙·门隔花深梦旧游赏析

  这首怀人感梦的词,借梦写情,更见情痴,写得不落俗套。 

  “门隔花深”,指所梦旧游之地。当时花径通幽,春意盎然。词人说:不料我去寻访她时,本拟欢聚,却成话别。为什么要离别,词中没有说明。“燕归愁”,仿佛同情人们离别,黯然无语。不写人伤别,而写惨淡的情境,正是烘云托月的妙笔。前结“玉纤香动小帘约,”则已是即将分手的情景了。伊人纤手分帘,二人相偕出户,彼此留连,不忍分离。“造分携而衔涕,感寂寞而伤神”(江淹别赋》)。下片是深入刻画这种离别的痛苦。  

  下片是兴、比并用的艺术手法。“落絮无声春堕泪”,兼有两个方面一形象,一是写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柳永雨霖铃》),写离别时的吞声饮泣。这里略去了。絮花从空中飘落,好象替人无声堕泪,这是写春的堕泪,人亦包含其中。“行云有影月含羞”,和上句相同,也是一个形象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写人,“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韦庄女冠子》),是写妇女言别时的形象,以手掩面,主要倒不是含羞,而是为了掩泪,怕增加对方的悲伤。同时也是写自然,行云遮月,地上便有云影,云遮月衬出月含羞。刘熙载说:“词之妙,莫妙于以不言言之,非不言也,寄言也。”(《艺概·词曲概》)此词“落絮”、“行云”一联正是“寄言”。表面是写自然,其实是写情。词人把人的感情移入自然界的“落絮”“行云”当中,造成了人化的然感自然。而大自然的“堕泪”与“含羞”,也正表现了人的离别悲痛的深度,那说是说二人离别,连大自然也深深感动了。这两句把离愁幻化成情天泪海,真乃广深迷离的至美艺术境界。“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九歌·少司命》),“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杜甫梦李白》)。这种黯然神伤心折骨惊的离情别绪,怎么能忘怀呢!有所思,故有所梦;有所梦,更生思绪。无昼无夜,度日如年,这刻骨相思是够受的。如此心境,自然感觉不到一丝春意,所以临夜东风吹来,比萧瑟凄冷的秋风更不堪忍受了。这是当日离别的情景,也是梦中的情景,同样也是此日梦醒时的情景。古人有暖然如春、凄然如秋的话,词人因离愁的浓重,他的主观感觉却把它倒转过来。语极警策。  

  春夜风冷,是自然现象;加上人心凄寂,是心理现象,二者交织融会,酿成“东风临夜冷于秋”的萧瑟凄冷景象,而且这种氛围笼罩全篇,此为《浣溪沙》一调在结构上的得力之处。

吴文英简介

吴文英(约1200~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与贾似道友善。有《梦窗词集》一部,存词三百四十余首,分四卷本与一卷本。其词作数量丰沃,风格雅致,多酬答、伤时与忆悼之作,号“词中李商隐”。而后世品评却甚有争论。

名句类别

抒情」 「四季」 「植物」 「天气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落絮无声春堕泪,行云有影月含羞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浣溪沙·门隔花深梦旧游拼音版 吴文英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cnsyzx.net/ju/2293.html

友情链接>>